当前位置: 首页>>教师园地>>美文欣赏 > 内容

美文欣赏

这个盛夏,看这儿的美丽蝶变

来源: 尖山镇中心小学    作者: 厉光 发布时间: 2019-09-12 08:45 [收藏] [打印]

作者:磐安县尖山镇中心小学厉光

 

“铿锵,铿锵……”“叮叮当当……”“嘿哈嘿哈……”20197月的尖山格外热闹。无论是老街还是新街,都是人山人海,欢声笑语不断。

犹记得,今年3月的老街,还是在不断地衰落、蒙尘中。街中的乌石路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泽,一些老屋破败不堪,门窗常年紧闭,有些还摇摇欲坠。虽然岁月早已带走了它的朝气,但很多人对它的过去还是恋恋不舍,同时带着些许期待。曾经,尖山的新街,马路坑坑洼洼,车辆横冲直撞,楼房石墙风化剥落,污渍斑斑。如今,随着一支画笔的挥墨涂彩,随着几个印章的铿锵落纸,一个计划,终于诞生,一场革命,势在必行。从20194月到6月,尖山的老街与新街,正在进行着一场美丽蝶变。

白天,走在街上,只见挖土机推土机强强联手,搬走了巨石,清理了顽固垃圾。幢幢房前搭满了脚手架,粉刷匠们如猴子般爬上爬下,替长满黄褐斑的高楼大厦涂脂抹粉。深夜还闻铺路的柏油车轰鸣而过,来回好几趟,抚平伤痕累累的水泥马路。周末,仍见穿着迷彩服的人群,斗志昂扬,不分昼夜地埋头苦干。撤掉脚手架后,云梯们伸着长长的手臂忽上忽下,让原先参差不齐的广告牌重新设计制作后脱胎换骨,集统一与个性于一体。老天爷似乎也体恤他们的辛苦,一连几个月藏起骄阳,阴雨绵绵,使他们少了很多烈日暴晒之苦。

镇政府里的一些同志,有的说,算上春节,上半年我放假只休息了八天;有的说,刚出生不久的孩子,还不知道谁是他爸爸;有的说,他们除了工作已经没了生活;而作为他们的一个家属,我觉得我家先生有时像个小工,拆房子搬石头;有时像个清洁工,捡垃圾扫马路;有时像个特种兵,穿迷彩喊口令;现在的他,好像金华火腿成品,肤色蜡黄油亮,脸瘦了一圈。相对于那些远道而来的乡镇干部的家属,作为土生土长的尖山人,我本该庆幸的。但事实是,最近三年,我觉得他更像治水的大禹,虽然我的工作地和住所离他那么近,他却可以做到“三过家门而不入”,因为这,我这个二胎妈妈没少胡思乱想和抱怨。

随着尖山尖兵的带头奋战,万苍胡宅乡镇的撤并,三地各村党员的鼎力支持,以及全国各地工程师和工人们的浴汗奋战,渐渐的,老街如枯木逢春般,开始旧貌换新颜,活力重现。虽然一再听旁人说起老街也正在进行着翻天覆地的修整,可我终究还是收回了即将迈进门洞的步子,我等着尖山能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2019年的7月初,尖山小城镇整治工作即将落下帷幕,我终于决定要去好好参观一番。只见人们从四面八方闻讯赶来,老街新街顿时人山人海,停车位上车满为患。街上,丰富多彩的传统民俗文化活动正在如火如荼地表演着,舞狮子的,迎大旗的,舞龙灯的,抬古时嫁妆的……这些平日难得一见的节目,同台表演,赚够了人们的目光和阵阵喝彩。

踏进门洞,我顿时惊呆了,映入眼帘的是一条修葺一新的老街。最引人注目的首先是头顶那三排油纸伞,花色丰富,五彩斑斓,扮靓了老街,也遮住了飘飞的雨丝,遮挡了炎炎烈日。街两旁,金黄的小旗迎风起舞,家家户户门口一式的红色皮灯笼随风摇曳,一到晚上,油纸伞上面的条条彩灯亮起来了,流光溢彩,这时三排长长的油纸伞就像一道彩虹般挂在老街上空。家家户户门前的红灯笼也随之点亮。那鲜红的光亮照着街中的颗颗乌石,使它们顿时容光焕发,似乎充满着少女般的娇羞和兴奋。这时的老街,像极了一位古时的江南美人:瓦像乌发黑稠密,伞似鲜花戴发间,旗若金钗穿云髻,灯如耳坠垂脸旁,碧绿池水似铜镜,鲜红对联如流苏,袅娜娉婷若柳枝,环佩叮当轻移步,轻甩水袖裙裾飘,羞涩粉霞飞两腮,驻足聆听细雨落,回眸浅笑百媚生。恍惚间,我好像不认识老街了。

随着老街的醒来,那些迷失在时间长河里的老店也复苏了。“丰收钱庄”“炒茶铺”“剃头店”“尖山特产”“天堂茶吧”……一块块夹杂着繁体字的木质招牌,沉稳厚重,古色古香,又充满着新时代的气息。打蜡器的,爆米花的,织粗布的,做米糕的……一个个土里土气的摊位和作坊,在今日看来,倍感亲切,又勾起了我们儿时的记忆和味觉。这一天,人们呼朋唤友,从四面八方涌来,摩肩接踵,惊喜呼声不断。被唤醒的老街,重现了往日的繁华和热闹。

那个差点被人遗忘的池塘,两边岸上的一小排旧房均被拆掉,临近老街的一边,是一段古色古香的长廊,飞檐翘瓦,地砖平整。我忍不住坐在美人靠上,欣赏起眼前的美景:被清理过的池水如碧玉般泛着绿幽幽的光泽,美人靠优美的弧线投射在它怀里,在粼粼的波光里荡漾。池中新荷婷婷玉立,擎着一把把小巧玲珑的绿伞,成群的红鲤鱼绕着它们自在游弋。这长廊虽是新建的,但并没有让人感到突兀生分之感,仿佛它自古以来就长在那里的一样,与这老街,与这池塘,浑然一体,相得益彰。池对岸的一边,是一片经过人工设计的花坛,花带的形状别出心裁,碧绿的草地柔软如毯。波斯菊开得正艳,多种颜色搭配,互相映衬,格外亮眼。

除了老街,隔壁现代化的镇东路仿佛也被感染了古典风,此时,它正与老街上的我们隔池相望。我情不自禁地穿过那条熟悉的小弄,放慢脚步细瞧,只见清一色的木制窗框,门前一式的木柱和柱础,再加上如布料包边般的青瓦铺就的屋檐,使其像一条改良旗袍般,既保留着古典美和曲线美,又少了些许保守和古板,兼具一些时尚美和张扬美。如今凹凸不平的石板路取代了原先灰色的水泥路,街的两头被巨石拦住了车辆,成了一条步行街,行人不用再避让川流不息的车辆,走在这儿特有安全感。

走出步行街,放眼四望,城市化的气息扑面而来。瞻兴街、同心街、楼苑路等主要交通要道,早已改头换面。原先早已伤痕累累、坑坑洼洼的灰白色水泥马路,已被改造成了平整的黑色柏油马路,斑马线、停车位,黑白分明,到处可见,无声地提醒着行人和车主:车有车道,人有人路,行有规,停有矩。于是,马路好像一下子变得宽敞了不少。再加上原先熙熙攘攘的小贩小摊都被赶到了非闹市区,相信堵车的奇迹应该不会再发生了,心中暗暗替那些个赶着上下学的孩子和家长们高兴。而同心广场、叶蓁公园等的新建,疏散了原文化广场密集的人群,让人们的活动场地更加宽敞。一到晚上,新街上霓虹闪烁,灯火通明,亮如白昼。广场上舞曲悠扬,大妈大婶们欢快起舞,孩子们欢呼雀跃,追逐嬉闹。

尖山蝶变,远非如此。

为了纪念尖山曾经的仁人志士,他们把尖山小学的老校区改造成了乡贤馆。这里镌刻着古代乡贤和近现代乡贤的生平和贡献,古代的乡贤,他们的肉体虽已远逝,但他们的精神依然永生。近代的乡贤,他们正在奋斗拼搏,召唤我们如后浪推前浪般地继往开来。铭记他们,就是铭记尖山的历史,就是不忘尖山优良的乡风民俗。

为了追寻更深处的记忆,为了握住最萦绕的乡愁,他们又打造了乡愁记忆馆。一副对联一张粮票,一个灶台一张花床,一台织布机一辆棉纺车,一件蓑衣一个犁具……抹不去带不走忘不了的乡愁,就藏在这些黑不溜秋的老物件里。这里,是长辈们回忆远去的农耕生活的场所,也是远方的游子归来,唤醒童年美好时光的绝佳之地。

这个盛夏,来看这儿的美丽蝶变,我在尖山等着你。

 

关键词: